徐小躍:說君子(16)

澳门金沙游戏app


徐小躍:說君子(16)

3.君子以仁禮去保存良心。在孟子看來,是否有良心是判斷君子與常人的根本標準,君子之所以爲君子的前提條件正是保存着良心。那麼,如何保住這個良心呢?孟子認爲是要通過仁禮二德。也就是說,是要通過實行仁愛和禮敬來實現保護良心的目的。孟子說:“君子所以異於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君子以仁存心,以禮存心。仁者愛人,有禮者敬人。愛人者,人恆愛之;敬人者,人恆敬之。有人於此,其待我以橫逆,則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仁也,必無禮也,此物奚宜至哉?其自反而仁矣,自反而有禮矣,其橫逆由是也,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忠。自反而忠矣,其橫逆由是也,君子曰:‘此亦妄人也已矣。如此,則與禽獸奚擇哉?於禽獸又何難焉?’是故君子有終身之憂,無一朝之患也。乃若所憂則有之:舜,人也;我,亦人也。舜爲法於天下,可傳於後世,我由未免爲鄉人也,是則可憂也。憂之如何?如舜而已矣。若夫君子所患則亡矣。非仁無爲也,非禮無行也。如有一朝之患,則君子不患矣。”(《孟子-離婁下》)意思是說,君子之所以與常人不同,是因爲君子能夠將良心保存住。君子是通過行仁與行禮來存心。仁就是愛別人,具有禮的人知道恭敬別人。仁愛別人,別人反過來也會仁愛你;禮敬別人,別人反過來也會禮敬你。如果有一個蠻橫不講理的人,你對他愛和敬,他都沒有相應的反應,那麼在這種情況下,作爲一個君子必定自我反省:我一定不夠仁愛,一定不夠禮敬,否則怎麼會在我身上發生這種事情呢?於是君子通過反省後對人更加有愛了,更加有禮了,但是那個蠻橫的人依然如故。即使在這種情況下,君子還必定繼續反省自己,認定自己一定沒有做到全心全意的忠,於是君子通過反省後對人更加真心地仁愛和禮敬了,然而這個人依然如故。此時君子就會說,此人不過是個狂妄之徒呢!他的這種行爲與禽獸又有什麼區別呢?而對於禽獸一樣的人的所作所爲又有什麼可計較的呢?所以君子有終身的憂患,沒有一時的憂患。有這樣一種事是君子所終身憂患的:舜是人,我也是人。舜被天下的人效法,可傳於後世,我卻免不了只是一個普通人,這纔是作爲一個君子所要憂患的。具體說來,君子終身憂患的是達不到像舜那樣的境界。至於別的就不是君子所憂患的了。不仁愛的事情不做,不合禮義的事情不做,如此,即使有一時的禍患,君子也不會憂慮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上述之論是孟子論述君子最集中的地方,在多個層面論述了君子的德行及其具體表現。通過這些問題的展開,實際上也是對儒家思想的基本理念及其修行方法的展現。其一,良心是儒家全部思想的基礎,尤其是儒家人性論的根基。所以存心養性就成爲儒家全體思想開展的前提。而這一“存心”的任務則由君子率先承擔了。其二,仁禮二德代表着儒家思想的核心價值觀。實際上在儒家所有道德德目中,始終是以仁德爲全體大德的,因爲仁德的道理和精神在於“愛”,其他所有德目都是從不同方面來具體反映“愛”的道理和精神的。按照仁愛的原則去做就是“義”。“行而宜之之謂義”(韓愈語),此之謂也。所以我們說,仁德是儒家文化核心中的核心。儒家一以貫之地“留意於仁義之際”(《漢書-藝文志》語)。而這一“行仁”任務就由君子來承擔了。其三,儒家思想非常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感應與交換。這是基於“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”。通俗地說,你只要對別人愛,別人就會反過來去愛你,同理,你只要對別人敬,別人就會反過來去敬你。“愛人者,人恆愛之;敬人者,人恆敬之”,此之謂也。而這一“交換”任務就由君子首先來承擔了。其四,儒家十分強調“自省”“自反”等的修行方法。具體說來,就是在好意不被別人所理解,善行不被別人所感應等的情況下,尤其是面對那些蠻橫無理的人(“橫逆者”)首先要從自身尋找原因,而不是將責任首先推給別人,“行有不得者反求諸己”“君子必自反也”,此之謂也。而且這種“自反”不是一次性的,而是反覆多次。這一“自反”任務就由君子來承擔了。當然如果這個“橫逆者”在君子三番五次地“自反”對你做出善舉,你卻始終自行其道,那麼,在這種情況下,君子自有他的氣節,就會將你視爲禽獸而不與你計較了。其五,儒家文化十分重視憂患意識的弘揚。其中一條就是對自己德行不能達到舜一樣的程度而感到深深的憂患。而這一“憂患”意識一直爲君子所具有。“故君子有終身之憂”,此之謂也。總之,存良心,行仁禮,必自反,懷憂患,既是儒家的思想觀念,又是君子之品行。

關注南大招生小藍鯨,新鮮資訊一手掌握!

來源:現代快報